期中選舉救不了美國民主

期中選舉救不了美國民主

(圖/路透)

選舉往往在民主國家被視爲最重要的合法性來源與民主體現,也是民主政治中自我修復的重要機制之一。美國民主在國際評比機構中被列爲「衰退」,而美國民衆也對此不滿。民主黨受通膨高漲與拜登施政不利之累,選情低迷,極有可能失去衆議院多數。美國期中大選在即,兩黨只專注權力的爭奪,民衆也多關心荷包而自顧不暇,不太計較選舉中的亂象,看來這次選舉不但救不了民主黨更救不了美國民主。

根據最近《紐約時報》和西奈學院合作的一份民調顯示,美國民衆對美國民主普遍不滿:有高達68%的民衆認爲政府只爲權力菁英服務;有74%的美國選民認爲美國民主正在遭受威脅。但是對於造成美國民主威脅的原因,則莫衷一是,除了認爲來自政府本身外(13%),兩黨的大多數選民都把手指向對方,認爲對方政黨(各6%)或川普(10%)、拜登(6%)是「對民主的重大威脅」。由此看出兩黨選民嚴重的分裂。

而民主黨的選民也有不少人認爲最高法院和選舉人團制度是美國民主的威脅。的確,自從共和黨抵制歐巴馬提名大法官以來,川普又打破大法官的平衡,讓保守派佔絕對多數,使得大法官政黨化的問題十分嚴重;加上2004與2016總統大選民主黨都贏得普選卻失去選舉人票,這顯示美國三權分立和聯邦制度都有改革的必要。

美國民衆不僅感受到美國民主價值與體制受到威脅,2020年總統大選疑雲仍徘徊未去:有28%的選民,其中共和黨選民佔41%,表示他們對這次期中選舉的準確性缺乏信心。對上次大選的質疑,也影響到這次投票;有71%的共和黨人表示,他們願意投給質疑總統大選合法性的候選人,有37%的獨立選民和甚至12%的民主黨人也是如此。這表示選民對於選舉的正當性,不是抱持懷疑就是漠不關心,因爲當前他們更關注的還是自己的荷包。熊彼得在《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一書中指出,所謂「民主」充其量不過是選擇政治領袖、正當化其統治的一套「制度安排」。選舉就如同政治領域的市場機制,對選舉的公平性與正當性質疑或漠視,民主也就岌岌可危。

根據民調當被問到目前美國最重要的議題時,回答「經濟」的有26%,回答「通膨」的有18%,認爲「墮胎」和「移民」都只有5%,表示民主黨選民關心的墮胎和共和黨選民關心的移民跟顧好肚子比起來都不重要。美國選民對美國政治的分裂和政治制度的僵化感到挫敗與無奈,他們悲觀的認爲,無論哪個政黨在 11月獲勝,都不可能團結起來解決問題。所以處理好經濟問題比較實在。

選民的失望也不是沒有原因,兩黨惡鬥與選舉亂象,讓民衆失去信心。共和黨一直沒有走出川普的陰影,許多質疑總統選舉的且被川普背書的候選人都贏得初選,打敗共和黨內的建制派,共和黨已經徹底成爲川普黨。共和黨執政的南方州爲了凸顯拜登處理移民問題的無能,竟然動用巴士或飛機將非法移民運送到華盛頓特區、紐約等大城市或是北方民主黨執政的州,就地放生。而民主黨也利用執政優勢進行政策買票,預估要花4千億的聯邦預算大赦大學學貸,因爲在擁有學士學位的選民中,民主黨支持者比共和黨支持者多13%。

民主選舉,特別是政黨輪替,不但可以給政治體制帶來合法性,更有除弊興利的作用。但是分裂的政治文化、惡質的選風、脫離民意的體制,政黨輪替也救不了民主。期中選舉後拜登極有可能變成跛鴨,美國民主也是。(作者爲退休大學教授)

复星代陆客预约赴港打二价新冠疫苗 昨起向私立医院供货

T1联盟》「魔兽」效应发烧 猎鹰主场开幕战门票售罄

蒋万安声援乌克兰 遭绿议员呛「空话哥」 网友怒了

12生肖7月运势抢先看 属鼠犯小人这生肖有严重劫难(上)